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十年成高富帅新贵批发部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6:58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互联网十年成高富帅新贵“批发部”

在历史面前,10年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瞬间,但对于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来说,10年却足以发生沧海桑田的巨变。10年前,在绝大多数财经媒体中,可能还找不出所谓的“互联网记者”,因为互联网还算不得一个能够登上“中国经济舞台中央”的行业,更多的是被视作年轻人的“小玩闹”罢了;但10年后的今天,互联网经济“十年百倍”的增幅几乎令所有行业难以望其项背。

或许互联网的发展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所发挥的作用,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得出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不靠近互联网,你或许将错过中国经济最精彩的未来。

互联网注定是一个充满奇迹和传奇的地方,在这里,最具话语权的不再是资本,而是拥有智慧与创新力的头脑;在这里,《中国经济周刊》持续耕耘,收获了无数精彩报道和读者好评。

2004年寒冬过去狂欢开始

2004年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是寒冬过后的又一个春天。在2004年之前,三大门户几乎是中国互联网的代名词,但盛大、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的先后崛起,不仅结束了中国互联网的门户时代,也将中国互联网带入了一个崭新的竞争格局。

狂欢从2004年年初便已开始,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了自2000年以来的第二轮境外上市热潮。2004年3月5日,手机服务供应商掌上灵通在纳斯达克公开上市,成为首家完成上市的中国专业SP;3月10日,TOM 在线同时在纳斯达克和香港联交所挂牌;5月13日,盛大登陆纳斯达克,融资额超过1.5亿美元……

2004年注定是要属于陈天桥的,因为盛大在上市不久后便市值超越了三大门户,成为纳斯达克市值最高的中国网络概念股,年仅31岁的陈天桥也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中国首富,刷新了丁磊32岁荣任首富的惊人纪录。2004年2月,有“打工皇帝”之称的“中国第一职业经理人”唐骏离开工作了10年的微软,带着“微软终身荣誉总裁”的头衔跳槽盛大,从世界IT巨头到当时尚不知名的本土网游公司,唐骏此举引得众人哗然一片。

唐骏之后的“盛大之旅”确实如他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所言的那样“充满了激情与挑战”,他和盛大一起经历了上市的辉煌,也尝到了低谷的寂寞,更体会到了转型的阵痛。2007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经深入盛大上海大本营,独家采访了时任总裁唐骏和盛大四位核心高管,当时盛大刚刚从单季巨亏5亿的泥淖中走出。

谋划收购新浪、网游免费战略、盛大盒子计划、大举并购……盛大发展的种种“剧情”还真是足够跌宕。2008年,唐骏离开盛大,以10亿元天价加盟新华都,在再次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时,他只用了两个字作为自己盛大四年的总结:感慨。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三位日后的大人物渐渐走到了舞台中央,那就是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他们也是今天中国互联网BAT格局的三大掌门。

2004年之前,马云还需要经常向媒体解释电子商务是否靠谱这个基本问题,但中国那次“国之大不幸”的非典却给了电子商务一个绝无仅有的发展契机,日后成为“现象级”互联网平台的淘宝网开始起步。2013年11月11日一天,淘宝网交易额高达350.19亿元!数亿网民几乎“不淘不成活”,“不淘宝不舒服斯基”。

2004年也是另一位电子商务大佬梦想的起点,1月1日,京东多媒体网(京东商城前身)宣告上线。当时京东90%以上的利润来自连锁店,网上业务几乎不赚钱,但刘强东却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关闭所有店面,将线下的经营搬到线上。如今,京东商城规模仅次于阿里巴巴,马云与刘强东共同把中国的电子商务带到了一个令人目眩的高度。

2004年6月,腾讯终于正式在香港挂牌上市。QQ从诞生开始就是最受网友欢迎的互联网通讯工具,但是马化腾着实用了好长时间才想好如何变现。不过,此时可能很多人都不会想到,偏安深圳的马化腾会在日后构建起今天的企鹅帝国。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阶段性高潮是百度的上市。因为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批创业者的王志东、张朝阳和丁磊,最大梦想就是打造一个10亿美元互联网公司。当陈天桥将这个梦想指标提升到了50亿美元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他疯了”。

但是,2005年8月5日,36岁的李彦宏带着5岁的百度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大钟,之前对二十几美元的估价就已经非常满意。他没有想到,上市首日,百度股价收于122.54美元,市值39.58亿美元,之后不久,百度市值便突破了50亿美元。

十年百倍终成高富帅

尽管我们今天可以轻松平静地描述这些互联网公司的传奇,但期间跌跌宕宕、坎坎坷坷、浮浮沉沉又岂止片语能尽。

互联网的第一道坎儿便是凶悍的“洋老师们”。中国互联网起步较晚,而美国则是全球互联网发展的先锋之地,于是几乎每个中国互联网公司都会有至少一个“美国老师”,当然,也是对手,正如eBay之于阿里巴巴、Google之于百度、MSN之于腾讯……

2004年4月14日,eBay总裁梅格·惠特曼来到中国,eBay以“易趣”品牌进入中国市场。3年后,在淘宝的犀利攻势下,曾经占据中国C2C 90%以上市场份额的易趣节节败退,最终退出中国。尽管Google最终决定退出中国市场并不仅仅是商业上的选择,但至少在与“更懂中文搜索”也更懂中国市场的百度较量中,它并未取得优势。

2006年开始,互联网精英们开始频繁出现在《中国经济周刊》的版面上,最夺人眼球当数两点:传奇的创业故事、财富神话和各种剧情紧张的“江湖大战”,3Q大战、3B大战、电商大战……

2007年,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来到中国,宣布3年前收购的卓越网正式更名为“卓越亚马逊”。这一年,从卓越离开两年的陈年创立了凡客诚品。两年后,凡客已经从一套150平米的商住两用房、15名工作人员,发展到四层写字楼、800多名员工;从几百万的注册资金、日销量15件,到6亿元的年销售额、日销量超过4万件……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陈年连说自己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

2006年8月,卖得3721之后已经做了几年天使投资人的周鸿祎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出任奇虎360董事长。此后他通过免费的商业模式,产品与技术的创新,颠覆了传统互联网安全概念,改变了市场格局,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服务提供商。性格火暴的周鸿祎堪称互联网“战神”,几乎与所有的互联网大佬对打过。今天的360已经成为中国五大巨头之一,中国互联网界有人用“TABLE”形容几大巨头: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

但是,最高富帅的非腾讯莫属。2013年9月16日,腾讯控股(00700.HK)尾盘发力,一举创下422.4港元的历史新高,腾讯的总市值达到了7850.19亿港元,约合1012.39亿美元,这也使得腾讯成为首家市值超千亿美元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10年间,腾讯的股价飙升了将近100倍。即使你在一年前开始买入腾讯的股票,也可以获得超过100%的收益率。

而阿里巴巴集团的再次上市,也获得了估值千亿美金的预期。按照现在的增长速度,2000亿美金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可能并非天方夜谭。

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的相关统计,2012年包括互联网接入和互联网信息服务在内的产业规模高达4500亿元,10年间,互联网产业规模增长了超过百倍,而且整个行业还在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速度。

移动·云·大数据

2009年,工信部向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发放了三张3G牌照,那一年也因此成为中国的“3G元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也从此开始真正起步。但我们必须承认,尽管我们当时撰写了许多大胆憧憬的文章,但是3G会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给中国带来如此巨大的变革,可能是大多数人所未曾想到的。

互联网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甚至是本质性的。我们所说的互联网已经沦为“传统”,人们用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大批的用户正在从传统的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徙。风向变换,互联网公司就必须不断地调整自己。

2009年开始,第一款杀手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微博”异军突起,借由微博,本来不再时髦的老牌门户新浪重新回到互联网舞台的中心。根据CNNIC互联网信息中心的统计,截至2013年6月,中国微博用户规模达到3.31亿。对中国最有影响的10家网站统计,仅微博每天发布和转发的信息就超过2亿条。

2011年,“彪悍的微信”横空出世,目前它的用户正在向5亿攀升,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我们这些互联网从业人员都感受到2013年是变化很大的一年,整个互联网的服务似乎完全颠了个儿。以前大部分在PC上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现在通过手机接入的已超过50%,甚至70%。过去我们常说,移动互联网浪潮要来了,现在不但真的来了,而且已经是压倒性地来了。”马化腾说。

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和普及,也推动了云计算的快速商业化,传统的硬件厂商也随之迅速地互联网化,基于云计算的大数据也成为了互联网热词。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多次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谈到的都是云计算,而2013年他干脆直言:微软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了。

同样受益于云计算的还有传统的IT厂商曙光,“随着基于高性能计算机的云计算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的普及,我们可以肯定高性能计算机将会成为未来一个重要的生产工具。”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历军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说,他几乎可以触摸到巨大的市场需求。

互联网很忙而且会更忙

互联网在展现自身传奇的同时,正在疯狂改写着很多行业历史。

腾讯公司推出的微信,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移动应用,预计到2013年年底用户数将突破5亿。微信海外版用户也已经超过1亿,18个语言版本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网友在智利都能摇出大把的好友……

阿里巴巴在2013年“双十一”这一天,成交金额超过350亿元人民币;“余额宝”开卖基金不足5个月,便打造出中国规模最大的一只基金,用户超过1600万,累计申购超过1300亿;支付宝钱包App目前的用户已经接近1亿,单季交易规模超过2000亿元……现金正在消失,如果银行卡也消失了,那该怎么办?

由于以乐视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开始“不务正业”地做起了电视,市场上主流尺寸的电视机价格几乎被拦腰斩断,这让众多中国的家电厂商坐立不安,实际上在与日韩巨头的厮杀中他们都未曾如此焦虑过:如果以后真的是电视机“白送”,靠内容和服务盈利,那我们岂不是沦为打工仔?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甚至抛出了“电视已死”的预测。

2012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收入规模已经超过600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有望达到800亿元。文化产业被扶植和被重视了如此多年,但产值最高、出口最大、真正承担起文化输出使命的却是以完美世界、盛大为代表的网游产业,很多老外在网游中爱上了中国的武侠、西游、三国……

“未来可能不会再有什么互联网行业,因为所有行业都在互联网化,互联网会成为所有行业的基础生产力和生产工具。”周鸿祎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说。当互联网开始撼动所有行业的时候,各个行业的商业形态、组织结构、客户关系和存在方式都在发生着变化,互联网已经开始触及到很多行业的立足之本,比如零售、通信、金融、传媒、影视出版……因此,我们需要基于互联网对所有行业进行重新想象。

尽管在2013年,马云和史玉柱都号称退休了;张朝阳闭关两年后,又“重回地球”,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要让搜狐“再次腾飞”;刘强东瘦身成功要带领京东扬帆起航了;古永锵和龚宇这两位网络视频产业大佬都押宝在2014年等到视频盈利的那一天……《中国经济周刊》关于互联网的报道还有太多的“待续未完”。

在《中国经济周刊》创刊十周年之际,谨代表京东集团祝杂志越办越好,与时代俱进!

——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 刘强东

祝贺《中国经济周刊》创刊十周年,360愿与《中国经济周刊》一起成长。

——360公司董事长兼CEO 周鸿祎

记者手记

互联网盛产“商业偶像”

吴鹰、汪延、王志东、丁磊、陈彤、张朝阳、田溯宁、马云、马化腾、陈天桥、丁健、邵亦波、张树新……这是2004年某次互联网论坛的嘉宾名单,今天看来万分奢华,但也让人不免唏嘘:物是人非,有几位还留在舞台中央?

2004年,采访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还并不是太难的事情,可现在已经是“太奢侈”的愿望了。但是,没有人会知道,今天在简陋会议室中与记者畅想未来的年轻人,会不会是未来的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呢?

互联网恐怕是诞生最多“偶像”的商业领域了,网络精英们往往让人难以想象的年轻、个性十足;他们的财富透明无需扭捏作态,可以大胆显露财富而不被人仇视;他们出场时同样会收获粉丝的尖叫和掌声;他们HOLD住时尚杂志的封面,还会时不时会给年轻人灌点“心灵鸡汤”……

记录他们的故事确实是件“很酷的事情”。所以特别感恩记者这个职业,让我能在别人的故事里去观察、去感受、去记录、去表达,他们或伟大或平凡,或得意或失意,或欢喜或悲伤……我不知道我笔下的文字能呈现出个中精彩的几分,但我享受这个过程,也庆幸自己经过了“七年之痒”依然保持着最初的热情。

常常会觉得每个采访对象都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印记,我见过他们于意气风发之时自省,也见过他们在艰难之处嬉笑面对,旁观他们的人生让我感叹世事的无常,也感念坚持的重要,几乎所有的成功者都庆幸曾经的坚持,几乎所有的失败者都怨念当初的放弃,这又何尝不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