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吞噬不了一切

发布时间:2021-01-21 16:15:08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互联网吞噬不了一切

现在,IT圈除了谈论Facebook190亿美金收购WhatsApp、阿Q大战,似乎只能说说《来自星星的你》了,即使一年一度的电信业最大展会——巴塞罗那展就要召开,也注定是被忽略的。很多人开始质疑任正非没有“互联网思维”;在格力和小米的赌局中,只有少数舆论支持格力也就罢了,且对格力颇为不屑……浮躁之气溢于言表。  互联网会吞噬一切吗?不会。比如,美国第四大互联网企业eBay和富士康母公司谁盈利高?其实,eBay2013年全年利润为28.6亿美金,鸿海2012年利润为32亿美金(2013年Q3单季利润超过10亿美金),eBay利润增速也不过14%。再如,全球最牛的互联网企业谷歌,第四季度总营收168.6亿美元,增长17%,利润33.8亿美元,也增长17%,在不断减速;相应的,微软2013年Q4利润是65.6亿美金,三星是67亿美金。如果没有重大创新,Google按照15%的利润增速已经不易,需要5年才能追平微软或三星今天的利润水平。  说这些,并非不看好互联网,它仍然是第一值得看好的IT细分市场,但是,因为看好互联网便不看好所有其它行业,就有点不尊重历史、不尊重规律了。不妨多看几眼历史:  中兴、华为们历史上的“成长痛”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的科技进步史,大体可以分为四波:海尔、格力代表的家电,联想代表的PC,中兴华为代表的电信设备,BAT代表的互联网。海尔、联想、中兴、华为们都依次“死过一轮”了,曾饱受市场份额天花板、价格竞争困扰,又无一例外都活过来了。  比如,格力2013年营收1200亿元,利润达到108亿元,营收和利润都超过日本的大金工业(盈利约87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空调业第一;联想2013年Q3单季度营收达到108亿美金,利润2.65亿美金,在PC市场下滑的背景下盈利能力却在增强;同时,被批得体无完肤的京东方也开始反攻日韩面板厂商了。当然,中兴、华为的例子更为典型,更有启示性:  华为2013年营收约390亿美金、增速8%,预计利润超过45亿美金,接近惠普;营收首次超过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一;即便是跨界比较,全球第一大存储巨头EMC全年营收也只有245亿美金,全年利润不足30亿美金;全球第一大企业网厂商思科2013财年营收486亿美金,利润100亿美金。放在全球来说,华为在全球IT企业当中,盈利也已达到前十!  如果说华为太过“特别”,也不妨分析下更“常态”的中兴。因为市场总规模趋于停滞时激进扩张、价格战等因素,中兴在过去2年经历了很大的阵痛,甚至在2012年出现了大幅亏损——这一点和TCL、联想们的经历非常相似;但是,到了2013年,公司预计扭亏为盈,实现15亿左右的利润,而且主要是在Q3、Q4实现的,重回增长轨道。  但是,就算两年营收停滞,中兴来自设备的营收仍然超过100亿美金,总收入超过130亿美金。更“吊诡”的是,就算2014年或2015年它增速10%,甚至踏步,仍可能超过诺基亚通信,后者2013年营收154亿美金(一半来自设备、一半来自电信服务,设备收入已经低于中兴),同比下降20%。  eBay和Google的问题,BAT们也会遇到:第一轮增长来自人口红利;第二轮来自跨界;第三轮,市场天花板之后就是巨头之间的互相入侵,产业趋于成熟、遇到成长的烦恼。  为何中兴华为们还可能Double?  为什么在一个红海市场,这些“卖水者”营收还能Double?背后的商业本质上是什么?如果我们观察格力,或者现代汽车从全球十名开外到2013年全球第四的历程也会有类似结论。这种动力主要来自第二阶段的“中国红利”,来自一个后发东亚国家的“国势”,某种程度上,看好中兴、华为们的未来10年相当于看好中国未来的十年:   首先,全球电信设备市场规模大约1200亿美金(加上服务超过2000亿),华为纯设备收入也才刚超过20%,中兴占据只有不足8%,如果诺西、阿朗任何一家退出都可以“腾出”12%-15%的市场份额,加上不少二线电信企业如Tellabs等的退出,比外企更狼性的华为和中兴可望把份额提升到30%和12%左右。就算不考虑这个因素,在4G时代,中国厂商的竞争力本来也在提高,2013年全球新增的LTE出货量中,华为、中兴分别占据30%和20%左右的市场,已经超过五成!在电信服务市场,它们全球合计占比还不足20%,仍有翻番空间。  实际上,诺西、阿朗都没有解决生存问题,要规模则无利润,股东难以长期容忍它们在一个红海市场挣扎,2-3年内甚至不排除二者合并。更多企业的退出往往意味着寡头化,利润率会明显提升,比如,联想的PC业务、格力的空调现相当赚钱的。  其次,在广义的企业网市场,包括大约400亿-500亿美金的服务器市场,500亿-600亿美金的存储市场和400亿-500亿美金的路由器交换机市场。这个市场随着云计算的普及而像电信设备市场一样走向“红海”,但是,大幅下降可能性不大,未来市场总规模仍然会在1000亿-1500亿美金,中兴、华为们有能力在这个市场复制电信设备市场的“履历”。  比如,在这个市场上,HP是服务器第一,EMC是存储第一,思科是路由器第一,入局数年的华为目前已经在存储市场上升到全球第七,服务器国内第二,进攻力惊人。未来,中兴能拿到5个点,就意味着50亿-70亿美金的市场;而华为依靠电信设备市场的较高利润,获得10%-15%点的全球份额并非神话。所以,不考虑终端市场,它们依然有将营收Double的实力——具体将取决于它们的决心、执行力和耐心。  在手机市场上,中国厂商的“群狼”战术可能会复制在家电、PC市场的历史。事实上,2013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华为、联想、中兴已经分列3、5、6位,酷派、TCL都在前十之列,除了苹果、三星并无对手。手机市场迟早会家电化、PC化,中国企业的品牌和软件短板阻止不了这种趋势性,何况华为、中兴们也在做芯片?小米们也擅长品牌?  很多人会担心,中国人力成本的上升是否会影响到它们的可持续性?五年内并不需要过度担心。目前中国的人均GDP只有7000美金,到2020年也不会超过2万美金;与之相比,韩国人均GDP从1万美金向2万美金发展过程中,三星、LG、现代们并没有因此失去竞争力,格力、海尔们也没因为中国人力成本上升而把市场份额还给日本、韩国和欧美。  所以,别人看空的时候,不妨适当看多,因为国势仍在:前有老狼,但后无追兵。老狼们的市场份额会向中国转移,中国之后的其它第三世界国家,哪个可以出现一个格力、联想呢,何况中兴华为?如果十年后还没占据全球天王山,那倒是值得担心了,因为相对欧美也不再有成本优势。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