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无锡40岁副区长辞职开咖啡馆称是个人选择-【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01:05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你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改变世界?”

咖啡厅坐落在无锡新区软件园,一面墙上挂着多个商业人物的像,用粉笔写着他们的话。其中一句话,是乔布斯说的。

500平方米的空间里,有一对一的桌椅,有长条桌、大圆桌,可以喝咖啡,可以开会、洽谈,可以展示产品或创意。创客空间为其他创业者提供资源、咨询、增值等服务。

咖啡馆前面是一片池塘。

这是40岁顾建伟的新事业。他从北京大学政治学系本科毕业后,一步步从无锡的街道办事员,升到北塘区副区长。就在今年初,他决定换个活法,重新开始。他跟人合伙成立无锡创客空间孵化器有限公司,由他担任总经理,然后创建了这家咖啡馆,10月20日开业。

在他看来,自己的工作内容并没有根本性的变化,“以前我分管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投融资等等,现在出来做,还是做招商引资、投融资,为创业者提供创业服务”。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服务供应商”。

顾建伟直接、坦率,不喜欢废话太多,自称有“社交恐惧症”。不过他这种“社交恐惧症”与众不同,“我会对低效的沟通不礼貌,进而会对自己的不礼貌行为感到恐惧。我应付不了寒暄,我希望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有表达的,有意义的,否则就是浪费生命”。

10月22日下午,顾建伟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身穿黑色长裤、竖条纹衬衫,装扮随意,思路清晰,有时喜欢从宏观角度切入话题,有时会生发许多人生感慨。他说,过去给政府打工,现在给股东打工,人生就是这样,到哪里都一样,无非就是打打工。

顾建伟正在与创业者交流。

辞职是个人选择,好比今天吃肉明天吃鱼

澎湃新闻:你可以先介绍一下自己的经历吗?

顾建伟:我是无锡人,今年40岁。1998年从北大政治学系本科毕业,考到无锡崇安区学前街街道办当一名办事员。我在无锡崇安区、滨湖区、南长区、北塘区四个区工作过,履历比较丰富,这在当地是比较少见的。

2012年,我开始担任无锡北塘区副区长。今年二三月份,我递交辞职信,7月份办完手续。

澎湃新闻:为什么要辞职?

顾建伟:一份工作干得差不多了,就想换。我今年40岁了,如果按照退休年龄的角度,我还有20年时间。我希望换个工作,让人生更丰富。

我原本以为公务员干个三五年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公务员这份工作挑战很多,我在不断地解决很多问题,个人也在不断成长,也就没有一定要离开了。我这么多年,接触了十几个行当,学习不同的领域,有意义,有收获。我要离开,无非是想要学习新的东西。

澎湃新闻:有催化剂或者什么事情,触发你决定离开?

顾建伟:未必有催化剂吧。可能前年(2013年)下半年,我打羽毛球,不小心跟腱断裂,相当于挑断脚筋。我在家休息了大半年,想了很多。人生很脆弱,说不定第二天就没了。想要做什么就应该勇敢争取,珍惜内心的想法。

2012年我到北塘区当副区长,我就非常明确最终会离开,但要在合适的时机。到了40岁,四十不惑,想换个活法,重新开始。

过去帮政府打工,现在帮股东打工,也会帮园区(无锡新区软件园)招商引资。人生就是这样这样,到哪里都一样,无非就是打打工。

澎湃新闻:公务员是份很稳定的工作,家人支持你辞职吗?

顾建伟:家人必须支持,不支持就走不了。我爱人是老师,刚开始有想法,最后也理解了。我父母是农民,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没办法理解,一定会强烈反对。我和他们说,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我20多年的人生选择。到最后,父母不是想支持,而是选择支持,选择相信儿子。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辞职、公务员辞职?

顾建伟:公务员辞职,是个人行为,个人的人生选择,好比今天吃肉、明天吃鱼,都很正常。只不过,过去比较少。现在多了,以后会更多,这符合社会和市场发展规律。

我辞职创业,(外界)肯定有无端的谩骂,有人讲“他是贪官,所以跑了”,有人说“他已经找好退路了”,有各种各样的声音,这是客观存在,网上什么人都有,很正常,这社会就是这样。

澎湃新闻:你给自己的公务员生涯打多少分?

顾建伟:80多分。我工作的所有单位里面,大家对我的总体评价是不错的,等于是一路好评,一直收获荣誉感。

公务员和其他行业,本质上没区别,一样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提供服务。很多公务员非常辛苦,但因为体制、机制的原因,很多工作比较低效。要做好公务员,并不容易。

顾建伟在他的咖啡馆里

我们是创业服务供应商,不急着马上赚钱

澎湃新闻:辞职后创业做了什么?

顾建伟:我和其他几个人共同出资,合伙成立无锡创客空间孵化器有限公司,由我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合伙人各有所长,有互联网科技行业的,有技术专家,有投资基金的,有传统产业的企业家,全部是本地人,是70后、80后,都比较年轻,只有年轻人才能走到一起。

我们为政府部门的5C创客空间、惠创空间提供运营服务,我们开了这家咖啡厅。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新兴行业,而不是传统行业?

顾建伟:我在政府部门工作这么多年,都有在从事经济行业。对我个人来讲,从工作形式到内容,完全没有变化。以前在政府部门里,我分管招商引资、企业服务、投融资等等,现在出来做,还是做招商引资、投融资,为创业者提供创业服务。服务理念是一脉相承的。

从大背景下看,中国政府部门虽然看上去传统,其实过去一直引领经济的进步、发展。但从这一轮经济发展面临的问题来看,过去的引领方式方法显然需要变化了。

这种变化来源于不同阶段经济的特征,整个社会结构都在发生变化。政府不应该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中介入过多,应该放权,退出一些领域,涉及资源、人力等方面的重新配置。

政府很积极地做一些事,但很多时候有心无力,因为社会发生变化了,而市场和社会很灵活。也许有些事情政府永远干不好。比如,有些面对创业企业的投资,风险是很高的,显然不适合政府,而社会、市场可以承担这风险。

我们在建立面向创业者的服务体系,过去政府也在做,但服务水平一般,有时候正因为政府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恰恰就做不好。如果有高效的收费的市场机制,让每一分钱流到它该去的地方,那就很好。

澎湃新闻:你们提供的服务包括哪些方面?

顾建伟:我们提供的服务包括5个部分,第一是办公服务,有相对低价的办公空间。有敞开式的非固定的工位,有相对固定的工位,我们大概就成本费,现在还没估算,预期是一个工位一个月300元左右。你可以点一杯咖啡坐一天。

第二是增值服务,有些是直接提供的,比如工商、税务、法务、财务、知识产权等服务,我们可以帮忙注册公司,注册公司的地址就是工位,蛮实用的,让企业更专注研发。比如要开会,我们会帮忙采购,提供音响服务等。有些是我们整合资源。

第三是咨询服务,这是非常关键的。从实践情况看,相当多的项目,虽有资金注入,但商业架构、定位等是有问题的。创业者沉浸在小世界中,自我感觉良好,失去判断力。我们试图通过第三方的视角,来为他们建立不一样的判断。我们也会引入创业导师、成功企业家,组织项目沙龙,相信对创业者会有帮助。

第四是提供产业资源的支撑。我们有企业家资源,有相当多的成功经验。我们比较注重于几个产业,包括制造业升级,商贸流通业升级,物联网,旅游和文化创业等。比如物联网,以往政府大包大揽、大补贴,但一个项目不是给钱就能成功,所欠缺的不一定是钱,而可能是产业结构、团队结构。有时候企业死得快,和政府给钱太爽快有关系。

第五是提供投融资服务。我们无锡企业家众筹创立了基金,目前意向有2000万元,还没正式运行。这个基金主要起到润滑、对接作用。创业项目融资有个过程,他的资金需求怎么解决,我们就起到这个作用。

澎湃新闻:这些服务怎么收费?盈利模式是什么?

顾建伟:目前还没建立收费机制,暂时大部分是不收费的。我们不是一个典型的传统企业,而是个平台。我们没有那么着急要赚钱,投入回报的预期时间相当长。

如果有一天,有个创业团队和我说,谢谢你,你对我帮助很大。那我就很开心了。

如果我们提供的服务真有社会价值,那么一定会有人购买,会有回报。如果换个人来做,结果还是一样,那你的价值是零。

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服务供应商,输出服务,赢得我的回报。

澎湃新闻:你们目前投入了多少钱?

顾建伟:还没结算,估计两三百万。

澎湃新闻:政府扶持力度怎么样?

顾建伟:我们咖啡馆的建筑场地是政府的,500平方米的空间,每平方米每月房租35元,签了3年,经认定后,政府每平方米补贴30元左右,相当于我们每个月房租每平方米5元。相比苏州,无锡扶持少一些,我觉得政府的扶持力度可以加大一些。

澎湃新闻:无锡的创业氛围怎么样?

顾建伟:有待加强,无论是政府、社会的态度,还是创业者的数量,都和一线城市有差距。有人做总比没人做好,无锡是我的家,我对无锡有感情,离开无锡做什么都没意义了。

如果你真想创业,就不要把金钱看得过重,更不要把创业成败简单地定义成赚钱多少。不管如何,这些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有投入必有收获,你收获的是更有趣的人生。

澎湃新闻:创业压力大吗,有濒临崩溃的状态吗?

顾建伟:还好,没到崩溃。有时间压力,对自己的要求高,工作成果和期望值有落差,这些都是正常现象。睡一觉,第二天再来。

不喜欢无效沟通,应付不了寒暄,喜欢做事

澎湃新闻:你在朋友圈说你有“社交恐惧症”?

顾建伟:这来源于对低效沟通的恐惧感。我不喜欢社交,不喜欢无效沟通,喜欢做事情,解决问题。我会对低效的沟通不礼貌,进而会对自己的不礼貌行为感到恐惧。

我应付不了寒暄,我希望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有表达的,有意义的,否则就是浪费生命。

澎湃新闻:你离开政府部门,跟这个是不是也有关系?

顾建伟:对。我非常生硬,不愿周旋,在外人看来很清高。好在这么多年,我的单位和同事能够容忍我的缺点,和我相处愉快。

澎湃新闻:是不是北大的教育影响了你?

顾建伟:那是当然。北大塑造了我人格的很大一部分。大学以前是应试教育,到了大学才有自我发展的机会。

当时我在团委工作,响应中央的号召“到基层去,到第一线去,到主战场去”,到无锡崇安区学前街街道办当一名办事员,我就是实践者之一。

澎湃新闻:你怎么评价自己的性格?

顾建伟:按照内向、外向两分法,我是偏内向一点。但两分法是毫无意义的划分。人是一种复杂的存在。在内心深处我喜欢否定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是世界的过客,或早或晚都要离开。能留下的,也许只是别人意识中对我们的判断、情感、印象,所以人们总是希望从别人那里去收获存在感。

https://www.zkh360.com/item/AC3681.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600.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1476.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5750.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