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突然降准预示政策转向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7:00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就在上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央行又一次“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宣布降准:从2012年2月24日起,下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的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17%。

因为有着2011年年底的那次“逆转性”降准作为铺垫,进入“降准周期”之后的微调就只是时机问题。虽然没有再一次引起巨大反响,然而各方对于这一次时机选择的分析也同样相对积极:是经济基本面的恶化?还是继续释放利好托扶股市信心?抑或仅仅释放流动性?毕竟“降准无小事”,央行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当前这个敏感时期被人们看在眼里,盘算在心头……

本次降准最直接原因:释放流动性

分析人士表示,央行年内首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由于目前市场资金面偏紧,年内存款准备金率还有再次下调的可能。货币政策从之前的偏紧进一步回归稳健,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实际性放松,仅是央行持续“预调微调”的体现。

资金面“久旱逢甘露”

目前市场短期资金面吃紧,分析人士指出,央行此时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为了解决市场资金面偏紧的局面。

“央行此时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对上周五市场流动性极度紧张、利率飙升做出的反应。”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

数据显示,2月17日,上海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短线大幅上涨。隔夜SHIBOR利率暴涨99.33个基点至4.4958%,刷新两周内单日最大涨幅,本周累计涨幅将近200个基点;7天SHIBOR第五日连续上涨,17日上涨85.09个基点至5.1792%。虽然这与中国交建IPO资金申购的短期因素不无关系,但还是引发了市场对资金面的担忧。

实际上,自2012年以来,央行就已经暂停了央票的发行。但由于2月份市场到期资金量锐减,回笼资金量并未大幅增加,市场资金面骤然收紧。这也被视为是触发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释放流动性的原因。

除了货币市场资金面紧张的状况之外,1月份新增信贷远低市场预期也使得目前市场流动性趋紧。央行数据显示,1月末全国人民币存款余额为80.13万亿元,此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约释放流动性4000亿元左右。

“从历史来看,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是非常高的,也是不正常的。”刘元春说,“现在资金量有几千亿的增加,说明货币政策正在向稳健回归。”

上半年资金面将维持“紧平衡”

分析指出,接下去一段时间,由于公开市场到期资金将处于较低的水平,外汇占款也难以出现大幅增长,市场流动性将整体继续趋于紧张态势。而央行将继续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必要时辅以存准率的进一步下调来维护市场流动性的基本平衡。

此前,中国外汇占款已经出现连续三个月负增长的罕见现象。目前,虽然随着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减弱和升值预期的重新抬头,外汇占款负增长态势将可能得以扭转,但市场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未来几个月外汇占款增加额难以像去年大多数月份一样动则高达数千亿元。

公开市场到期资金来看,今年上半年公开市场到期资金量将大幅减少,未来几个月的到期资金呈现较大幅度下降趋势。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公开市场将有7850亿元央票以及1550亿元正回购到期,共计到期资金9400亿元,较2011年的到期资金减少83.79%。

因此,分析人士认为,今年上半年资金面仍将趋向适度从紧,资金利率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目前3个月和6个月SHIBOR利率仍维持在5.5%左右的历史高位,反映了市场对未来3-6个月资金面的预期。

为维护资金面的基本稳定,未来几个月,央票、正回购等资金回笼操作将继续保持较低频率和较小力度,而逆回购,特别是定向逆回购等市场资金注入操作将继续得以倚重。

自去年12月27日以来,央票已经连续七周暂停发行。为维护市场流动性基本稳定,春节前央行通过逆回购操作,向市场注入了3520亿元的资金。而据交易员透露,为缓解这几日骤紧的市场资金面,央行17日以数量招标方式针对部分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开展了7天期逆回购操作,利率为5.18%,规模达2000亿元左右。

货币政策稳健框架不改

分析认为,后期存准率依然有进一步下调的必要性和空间。但存准率的下调并不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的全面放松和转向。

专家指出,受存贷比监管以及流动性趋紧影响,中国金融机构放贷能力受到制约,甚至将影响到央行通过信贷调控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施展。因此,后期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依然有下调的必要性,以进一步提高银行的放贷能力。

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中国新增信贷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30%,外汇占款也出现连续三个月负增长的罕见现象,在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趋紧的情况下,一些中小银行更是面临“无米下炊”。

兴业证券市场分析师蔡艳菲就此认为,银行持续的资金紧张既不利于金融稳定,也限制了银行的放贷能力,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增长,也与央行“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的目标不一致。

尽管此次下调准备金率是三个月来央行第二次下调,但下调后中国大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20.5%,中小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为17%,这一水平仍处在历史高位。分析人士认为,央行年内继续下调准备金率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准备金率短期内仍有进一步下调的空间。可以说准备金率已经进入了一个下降周期。”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预期,今年准备金率还将有二到三次下调。

经济学家同时认为,准备金率的下调并不意味着中国货币政策基调的改变。

“此次操作打开了未来准备金率多次下调的通道,但并不等于说中国货币政策就从稳健转变为宽松,预计短期内央行不会有降息的可能。”鲁政委指出。

蔡艳菲也认为,此次下调只是技术性操作,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进入实质性放松阶段,今年的货币政策框架还是稳健为主,适时进行预调微调。而M2初步预期增长幅度为14%,那么由于存贷比的限制,贷款规模将在8万亿左右,如果要达到这样的目标,那么存款准备金率将至少需要下降两次。(半月谈网/记者 陈爱平 王淑娟 王培伟 王宇)

宿州西服定做

额尔古纳工作服订制

通化工作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