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解剖室的旧玻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6:31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一)

石兰是本市医学院的毕业学生,因成绩优异,便被分到了市里最有名的一家医院上班。石兰刚到医院那年,因为对医院里一切工作程序不是很熟悉,所以就暂时被安排在三楼解刨室内帮忙。

石兰为人勤奋好学,她的导师对她也是特别的照顾,所以石兰很快就可以自己主刀解刨尸体了。不过让石兰越发感到害怕的是,自己工作的那间解刨室内,总是感觉有些阴气沉沉的。不过这也难怪,看着那泡在装有福尔马林池子内的尸体,恐怕任何一个人在这里工作都会觉得心里毛骨悚然的。

之前石兰在上学的时候,曾经很是佩服那些经常和尸体打交道的人,比如医院停尸房和火葬场的火化工,在高级一点的便是这医院解剖室的技术人员,那就更加厉害了。在解剖室工作的技术人员,不但要把尸体从停尸房里拉出来,他们还要把尸体进行处理,再用福尔马林把尸体泡在池子里。

等尸体侵泡到一定的时候,再把尸体打捞上来,用手术刀把尸体局部的血管,关节等剥离出来,以便于那些医学院的学生实行实操课。转眼间,石兰一晃已经在医院工作了两年多了,石兰曾经对解刨室里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很是好奇,因为在石兰看来他们总是给人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就像他们不属于这里。

其实在解剖室工作的其他同事,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如正常人一样,从来不怕什么鬼神之说,但是唯一一点,他们有一个习惯,就是很喜欢吃一些清淡的东西,什么肉类的饭菜,轻易不会吃几口。

可能是因为他们自身工作的原因,一见到肉菜便会想起那解刨台上的尸体,这会使他们不禁觉得腹中一阵翻腾,然后就会用手捂着嘴跑进洗手间,不停的大口呕吐起来。

石兰在医院工作的这几年时间里,她慢慢也领略到了什么才是恶心。依稀记得有一天晚上,石兰和解剖室里的另一个技术人员值夜班,就在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有几名外勤工作人员送来了一俱男性尸体。

尸体的损坏程度已经到了巅峰造极的境界,这俱尸体应该说是这半年来,医院里收到过的唯一一俱死的最惨的尸体。尸体的脑袋被汽车轮子压得稀瘪,就像是一个摔烂的大西瓜,在被人上去踩上几脚。

石兰强忍着腹中的翻腾,手法有些生疏的用刀子,把尸体的腹部一点点的割开,谁知道这肚皮刚一扒开,只听“噗呲”一声,尸体腹中的内脏器官全都一股脑的流淌了下来。顿时解剖室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即使是戴着口罩,也难免会觉得有些刺鼻。

(二)

石兰和同事一起忙碌到深夜,才将这具尸体清理完,推进了满是福尔马林的池子里。尸体刚一进入池子,便发出“咕嘟咕嘟”的气泡声,随即尸体便沉到了池底。

“累死了,今天真把我忙坏了。”石兰身体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同事王凯笑着说道:“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虽然没有什么太累的活,但是这活却也肮脏,但是工钱还是不错的。”

石兰笑了笑起身走到了门前,突然眼前一亮,只见解剖室门玻璃上竟然有一层类似干枯血迹。

“哎!王哥,这门上的玻璃怎么这么脏啊?”石兰疑惑地问道。王凯脸色一变,一时间沉默不语。

“你怎么不说话了?”石兰饶有兴趣地问道。

王凯犹豫了片刻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医院的禁忌,谁也不能提。”

石兰一听立刻来了兴致,急忙说道:“禁忌?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说啊。”

“我不能说,这要是让院长知道了,我可就该回家了。”王凯急忙撇着嘴说道。

“王凯王大哥,求求你了,快给我讲讲吧。”石兰撅着小嘴表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

王凯一脸无奈地说道:“好了,好了!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在十多年前,这家医院有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宋怀,宋怀可算得上是医学界的权威。不过宋怀却娶了一位疯婆子,确切的说应该是“虎”婆子,他的老婆刘芳脾气很大,每天像盯着犯人一样看着宋怀。

宋怀心里一直都对自己的妻子不满,可是明面上却不敢太声张。做什么私事都偷偷摸摸的,再者说宋怀的名气很大,自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对他穷追不舍。

>>

宋怀一时间满足了自己的私心,在外面有了女人,不过宋怀外面有女人的事情,很快就在医院里传遍了。

不料这件事情越传越玄,竟然传到刘芳的耳朵里,“你这负心汉,竟然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你对得起我吗?”宋怀的虎妻刘芳第二天就来到了医院大闹了一场,传得沸沸扬扬的,宋怀的名声也因此臭名远扬。

宋怀的心里很是不甘心,但是又不能就此和家里的那位虎妻离婚。因为自己现在的成就,百分之八十都是靠妻子刘芳的爹爹的关系,一步一步往上爬了十年,才有了现在这个成就。

宋怀一脸发愁的,看着漆黑的夜色,手中的烟卷一口接着一口抽着,此时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堆积如山一般。宋怀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内,突然眼前一亮,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三)

第二天,宋怀特意把自己安排在医院里值班,还特意预定了一桌西餐宴。就在当天晚上在医院工作人员下班之后,宋怀叫自己的妻子刘芳来到医院,俩人在医院的值班室里共进晚餐。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想起在这里吃饭了。”刘芳喝着红酒疑惑地问道。

宋怀一脸笑意地说道:“我这今天值班,我俩夫妻十多年,今天又是我俩结婚纪念日,我怎么能忍心让你独守空房呢。”

刘芳白了一眼冷声嘲讽说道:“不忍心?我看你是没办法了吧,不然你可以去找你的小妖精啊,何苦要找我这人老珠黄的黄脸婆呢!”

宋怀脸色有些难看片刻说道:“哪能啊!是我错了,真是我错了,我这不是在给老婆大人你赔罪嘛。”

宋怀的妻子刘芳听到宋怀的话,心里感到高兴,以为宋怀真的已经知错,便也无所顾忌,当天晚上宋怀和自己的妻子刘芳喝了很多的红酒,刘芳更是不胜酒力便很快的醉倒在了桌上。

宋怀搀扶着酒醉的刘芳走进了三楼的解剖室,宋怀拿起了一把手术刀,借着酒劲,狠命一刀扎进了刘芳的胸口,鲜血瞬间喷溅到解剖室的玻璃上。

刘芳突然惊醒,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宋怀,刘芳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有些狰狞,双手死死的抓住宋怀的手,张开嘴一口咬在了宋怀的手背上。宋怀手部传来阵阵刺痛,情急之下,手中的手术刀捅进了刘芳的喉咙,刘芳死了可是临死前口中还在死死的咬着宋怀的手不放。

宋怀挣脱不开,只好从刀具箱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菜刀,一刀将刘芳的脑袋剁了下来。刘芳的头颅飞了起来,碰巧沾到了解剖室门上的玻璃上。那头颅像被黏住了一样,粘在了玻璃上。

“你为什么要杀了我,为什么要杀了我!”这时候刘芳的脑袋竟然不由自主的说起话来。解剖室内顿时掀起一股阴风,宋怀心里有些害怕的看着门上的头颅,顿时吓晕了过去。

(四) 尾声

“后来呢?”石兰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凯喝了口水轻声说道:“后来在第二天早上,医院里上班的人发现了宋医生的尸体,当时宋医生已经被吓破了胆,早已经断气了。”

石兰急忙疑惑地问道:“那宋医生的妻子呢?”

王凯笑了笑撇了撇一旁的尸池,说道:“那刘芳的妻子尸体,被宋怀就推进了尸池子里。”

“你怎么了?不会被吓到了吧。”王凯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何,石兰立刻感觉身体的周围阴风阵阵,再看那一眼尸池心里顿时感觉毛突突的。

石兰急忙回神说道:“我…我没事,我有些累了。”

王凯一脸坏笑地说道:“不用怕,这个故事是我编出来的,根本没有这回事,没想到你这么胆小。”这里的同事总是这样,偶尔会喜欢讲些吓人的东西,来烘托这里的气氛。

不过这次石兰可真的被吓坏了,石兰趴在桌子上心里久久不能平复下来,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那刘芳凄惨的死状。不知睡了多久,石兰突然醒来,解剖室内一片漆黑,王凯已经不知去了哪里,整间解剖室内死一般的寂静。

“呜呜…为什么要杀我…”突然石兰隐约听到了一阵凄惨的哭泣声,那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石兰以为是王凯又在吓她,急忙说道:“王凯你干什么,不要吓我,我害怕!”

>>

石兰扫视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但是这诡异的声音还在不断响起。这绝对不是幻觉,石兰心里有些害怕,疑惑的冲着声音方向走了过去。此时的情况下,如果你一个人孤身处在充满福尔马林气味的解剖室里,感觉一定不怎么好。

石兰惊慌的从刀具箱子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小心的走到了尸池边。“你为什么要杀了我,为什么”那声音又响了起来,接着传出一阵“咔咔”的声响,石兰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看着尸池里有一具无头的尸体,正扭动着身体,一下一下的从池中爬了出来。石兰吓得坐到了地上,拿着手术刀的右手开始不停的颤抖。

“你为什么要杀了我…快还我命来!”那尸体渐渐向石兰逼近,那阵诡异的声音正从石兰的身后响起。石兰吓得急忙转过身,只见身后的房门的玻璃上,竟然有一颗满是鲜血的头颅,正缓缓张开嘴,发出“呜呜”的哭泣声。

石兰都被吓傻了,急忙哭着说道:“不…不是我杀的你,你不要找我。”

石兰只感觉自己的双腿被一双强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石兰只见那具无头的尸体,竟然伸出了干枯的双手死死的抓扣住了自己的双腿。

“不要…救命啊!”石兰挥舞着双手,拼命的挣扎道。那具无头的尸体,硬是将石兰拖进了尸池里。

“咕嘟咕嘟…”尸池里顿时浮起一串血泡,石兰拼命挣扎了几下,便渐渐沉了下去。

石兰的尸体在第二天一早就被王凯发现了,石兰的尸体已经漂浮在了尸池里。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