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6:40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那深处的记忆,被挖出一丝凄凉

被晨扯进一间教室,本以为和平常不无区别的地方,却让我有点不愿意前进。眼前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安静的走进教室,教授在上面点名,还真有我的名字。

四处观望,没有一个人我熟悉的,努了努嘴巴,来这个教室,我是学什么呢。晨递过来一本心理学的书,晕,我不会就主修这个吧?我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就看见晨狐疑的看着我这边,却又好像透过我看什么似的。

随着晨的眼光,我看到一个很卡哇伊的男生,而这个男生的旁边竟然是刚刚的那个徐偌风,这丫的不会有那种倾向吧。一个单词在我脑子里浮了出来Gay。

“晨,他不会是有那方面的倾向吧?”不自觉间,竟说了出来。

从理论上说中国的同性恋应当在10%左右,因为,这是人类的生理共性,只是在中国人儒家思想的灌输下,主流民间社会不愿意承认这种人性。认为是不道德的。如果说比例,全世界100个人里面差不多会有11个吧。

而2004年11月30日,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的前一天,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和联合国中国艾滋病专题组,联合发布了《2004年中国艾滋病防治联合评估报告》。这份报告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处于性活跃期的中国男性同性恋者,约占性活跃期男性大众人群的2到4,也就是说,中国有500万至1000万名男性同性恋者。

一连串的词涌入我的脑袋,我怎么会了解这些?我又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有的没的?在看到徐偌风的时候,我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捂着头,眉头紧锁。我又是谁?我这是在哪里?我为什么要相信眼前的这些人?脑袋里似乎又变得一片空白,在空白间,我却很想去挖掘那些深处的记忆。

“雅琴,你没事吧。”耳边传来一个男生的呼喊。而我脑袋,现在就和十万个为什么一样,全是问号,而脑袋给我的感觉就是,痛!钻心的痛!

之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那时好像只感觉耳朵旁有很多人的叫喊,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慢慢的睁开眼睛,我还在宿舍里。揉揉脑袋,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脑子里怎么一片模糊,一点一点零碎的记忆慢慢拼成一幅完整的图片,而脑子里似乎还少了些什么,也或许,这是我全部的记忆?

母亲的笑容父亲的严厉,还有月月的调皮。可是记忆力那个灰暗的人是谁?是不是晨?记忆中的我,那么的开朗,却与现在天壤之别,那种对待灰色那人的笑容,我似乎再没有用过。

“小姐醒了?”月月的神情很紧张。

“恩。”我伸了一个懒腰,这个屋子被布置的和我原来的房间好像,梳妆台上,镜子里印出我那苍白的脸,“你有和妈妈通电话么。”我做在梳妆台前,梳着我长长的黑发。

身后的月月一愣,她眼睛中的胜过了一切。“小姐,你想起来了?”她夺过我手上的梳子,兴奋的帮我梳着头,可是,也就是这一瞬间,她呆在那里不说话,眼睛里泛着泪光。“闫少爷的事情,你也想起来了么?”

“闫少爷?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是我全部都记起来了,月月。”我笑了笑,镜子中的自己,为什么还是那样的忧伤。

月月勉强笑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不免有些停顿,“小姐。”她咬着下唇,有些梗咽。

“怎么了?月月,难道我想起过去,不好么。”静静的坐在镜子前,摆弄着梳妆台上的东西,“只是,我的记忆里,好像还有什么。”我笑了笑,耸了耸肩。“算了,不想了,如果大脑让我忘记,我就忘记吧。”这句话一说出,心角处有一丝丝的疼痛感。

“恩,小姐,忘了吧。忘了或许对谁都好。”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逃过我的耳朵却也不想去搭理。月月在我身边那么久,这个从小的玩伴,或许才是真正懂我的人。

穿上自己原先独有的风格,活动了一下脖子上的骨头。下了楼梯,一幕一幕的记忆涌入脑海,记忆的那个灰色的人影陪同着卧一同下楼。到了楼层的最底部,他消失了。

“你好点了没有?”晨站在宿舍楼下,一看我下来,立刻走过来。

“恩,我把之前的事,全部想起来了。”我微微一笑。而晨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震惊!随后又是那种很痛苦的表情。“你怎么了?”

“你想起来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我,身子后退了几步。放在我肩膀上的手,不知是否该放下,只是他的神情却让我好怀疑。“连他,你也想起来了。”他皱着眉头,眼睛有些闪烁。

“恩,都想起来了。”我笑了笑,拉着他的手往食堂走去,“我饿了。”

他看了我一眼,只能被我拉着走,似乎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已经被我拉入食堂了,刚进食堂就看到那个很卡哇伊的男生,我当时眼睛就放光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人很喜欢那种很可爱的人。

手被人狠狠的拽了一下。我瞬间回过神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走到餐桌前,坐下,等待晨给我点吃的,和那个小可爱四目相对。正当我看的爽时候,很不幸的是,徐偌风插到我们之间。

顿时,火气大增,MD自己是GAY干嘛要拉着别人小可爱一起呢!心里那个纠结的啊。我怕我脸部都开始纠结了,看着周围人看我那怪异的眼神,那个变态的。

“你在看什么?”一晚炒粉放在我面前,随后晨也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回是彻底的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的个天啊。“喂,你在看什么呢!”

“恩?你说什么?”我愣了一下,拿起粉就开始乱吧饭。哎哎,真的颜面全无啊。“额,晨,我昏迷了多久?有没有什么几个月的?”我兴奋笑了。

“额,为什么这么问?”他嫌弃的看着我。

“因为啊,一般情况下女主角昏迷,小则三五天,大则几个月啊。”吧着粉,满口不清的说。

“额,那我怕,你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一类的了。”他的话让我一愣。“我就在楼下等了一下子。”

‘噗’嘴里的东西全部喷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我赶快在桌子上拽了一张纸,擦拭他的脸。

“靠!谁啊!”徐偌风猛站起来,愤愤的回头,看着一脸狼狈的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抱着肚子狂笑。

晨的脸色越来越暗,我有种相当不好的预兆,“草!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终于,这个小宇宙发飙了。

“哈哈哈哈!!林晨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哈哈哈!!”我怎么感觉他停不下来了?似乎感觉自己的嘴角都在抽筋了,这男的,是不会看别人脸色行事的吧。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