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招聘会我和女友真实遭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1:30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第一次去招聘会(weiwy1321)

我的舍友,老三,名字 王保安(一直不明白他老爸为何给起这个名),那天我和女友,和三哥一起去参加招聘会。招聘大厅人山人海,不一会三哥就走散了。我和女友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展台前,刚想投简历。。

“呀,简历刚才放保安包里了” –女友,

“不是刚才还在你包里吗?”–我。

我用手伸进女友肩上的包里面翻,看看有没有。同时女友大喊:“保安!保安!保安在哪?”,我还是继续翻女友包,好像方圆五米之内突然清静了很多,有几个硕大的黑影在我身前晃过。

当时是:女友继续大喊“保安!!保安!!!保安在哪啊?!快来啊”(撕心裂肺的喊),我继续翻女友的包(埋头苦翻)。接下来好像我的手臂被拧,头被打,背翻,跌,脸着地,疼。后来好像听到了女友的声音,再就记不得了。

后来,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得到了女友的好好安慰。“都怪你那个舍友,咳!”

不知道三哥他老爸当时给他起名字时有没有想过我,无语。。。。。

——————————————————————————————————-

第二次去招聘会(mastermax )

我的另一个舍友,老二,名字 刘芒(一直不明白他老爸为何给起这个名),那天我和女友,和二哥一起去再次去参加招聘会(上次和三哥保安去,大家都知道了,被打了)。招聘大厅人山人海,不一会二哥就走散了。我和女友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展台前,刚想投简历。。

“呀,简历刚才放二哥身上了” –女友,

“不是刚才还在你身上吗?”–我。

我用手伸进女友衣服里面翻,看看有没有。同时女友大喊:“刘芒!刘芒!刘芒?”,我还是继续翻女友身体,好像方圆五米之内突然清静了很多,有几个比硕大的黑影在我身前晃过。

当时是:女友继续大喊“刘芒!!刘芒!!!刘芒啊?!快来啊”(撕心裂肺的喊),我继续翻女友的身子(埋头苦翻)。接下来好像我的手臂被拧,头被打,背翻,跌,脸着地,疼。后来好像听到了女友的声音,但记不得了。

后来,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得到了女友的好好安慰。“都怪你那个舍友,咳!”

不知道二哥他老爸当时给他起名字时有没有想过我,无语。。。。。

——————————————————————————————————-

第三次去招聘会(orz )

我的另一个舍友,老大,名字 郝爽(一直不明白他老爸为何给起这个名),那天我和女友,和大哥一起去再次去参加招聘会(上次和二哥刘芒去,大家都知道了,被打了)。招聘大厅人山人海,不一会大哥就走散了。我和女友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展台前,刚想投简历。。

“呀,简历刚才放大哥身上了” –女友,

“不是刚才还在你身上吗?”–我。

我用手伸进女友裙子里面翻,看看有没有。同时女友大喊:“郝爽!郝爽!郝爽!”,我还是继续翻女友裙子,好像方圆五米之内突然清静了很多,有几个娇小玲珑的黑影在我身前晃过。

当时是:女友继续大喊“郝爽!!郝爽!!!郝爽啊!!快来啊!快不行了!!”(撕心裂肺的喊),我继续翻女友的裙子(蹲下苦翻)。接下来好像有人拍拍我的肩膀,站起来一看是个女HR。她意味深长地笑笑说:“这位同学,不用找简历了,我决定直接录取你到敝公司工作”,说完还暗中向我抛了个媚眼。后来好像听到了女友的叫声,但记不得了。

工作有着落了,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好好安慰了女友。“感谢国家,感谢大哥,咳!郝爽!”

——————————————————————————————————-

第四次去招聘会(Aguero )

我的另一个舍友,老四,名字党成官(一直不明白他老爸为何给起这个名,也许是想当官想疯了),那天我和女友,和老四一起去再次去参加招聘会(前几次去,大家都知道了,被打了)。还没进招聘大厅,就堵在路上了,路上人山人海,而且路边全是各式的小贩,不一会老四就走散了。我和女友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展厅门口,刚想进去。。

“呀,门票都在老四身上呢” –女友,

“不是刚才还在你身上吗?”–我。

我用手伸进女友包包里面翻,看看有没有。同时女友大喊:“成官!成官!成官!成官来呀”,我还是继续翻女友的包,好像方圆五十米之!一片混乱,过了一会儿,则突然清静了很多,有几小贩的黑影在我身前晃过。

当时是:女友继续大喊“成官!成官!成官!快来啊!快不行了!!”(撕心裂肺的喊),我继续翻女友的包包(蹲下苦翻)。接下来好像有人一脚踢翻了我。后来好像听到了女友的撕心裂肺叫声,但记不得了。只记得有人边打我们边说:“叫你妈的喊城管!”

后来,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好好安慰了女友。“死成官!”

——————————————————————————————————-

又一次去招聘会(liuhen )

我的又一个舍友,老大,名叫唐久明(一直不明白他老爸为何给起这个名),那天我和女友,和大哥一起去再次去参加招聘会(上次和二哥刘芒,上上次和三哥保安去,大家都知道了,被打了)。招聘大厅人山人海,不一会大哥就走散了。我和女友好不容易挤到一个展台前,刚想投简历。。

“呀,简历刚才放大哥身上了” –女友,

“不是刚才还在你身上吗?”–我。

我用手伸进女友衣服里面翻,看看有没有。同时女友大喊:“久明!久明!久明?”,我还是继续翻女友身体,好像方圆五米之内突然清静了很多,有几个比硕大的黑影在我身前晃过。

当时是:女友继续大喊“久明!!久明!!!久明啊?!快来啊”(撕心裂肺的喊),我继续翻女友的身子(埋头苦翻)。接下来好像我的手臂被拧,头被打,背翻,跌,脸着地,疼。后来好像听到了女友的声音,但记不得了。

后来,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得到了女友的好好安慰。“都怪你那个舍友,咳!”

不知道大哥他老爸当时给他起名字时有没有想过我,无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