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袖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爸是我拼搏的初衷[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5:27 阅读: 来源:袖扣厂家

很小的时候我就问爸,我妈呢?最早的时候,爸总是说我妈到一个很快乐的世界去了。后来我才知道,我出生一年多一点妈就死了。我就怨自己命不好,别的孩子都有爸妈宠着,而我呢?特别是听到《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我就会难过得掉眼泪。

一个家里两个男人,连个会洗衣服的都没有。上小学时,穿着不干不净的衣服还没什么,但上中学后,我便开始自卑得抬不起头。我喜欢一个女同学,可就是因为这,我怎么也不敢走近她。一天,我吼着对爸说:我都是大人了,不能老穿着脏衣服被同学耻笑,你去买台洗衣机呀!爸沉默了半晌后说,过两天就买。本来我还以为爸在敷衍我。爸是个老实巴交的菜农,只会在风霜雨雪、炎炎烈日里一锄一瓢地种菜,然后一担一担挑到菜市场,一分一角地换回我们的生活费。他要靠省吃俭用才能供得起我读书,怎么买得起昂贵的洗衣机?

可是没想到,第三天,爸竟真的把一台小天鹅洗衣机扛了回来。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有事没事就喝两口的爸,从那以后再也没碰过心爱的酒杯。这一年过年时,爸又给我买了一身新衣。望着形容枯槁的爸,我说,退了吧,我的衣服还很新。可爸说:志儿大了,不能穿得太差让同学笑话。听到爸的话,我泪眼模糊了。我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好好用功考上大学。等大学毕业了,赚到了钱,我要好好孝敬爸,让他享享福。

填报高考志愿时,爸对我说:志儿,你还是报建筑专业吧,听说这个专业好找工作。你看这几年南昌建了多少高楼,我都不敢认了。原来昌北是一片没人要的荒地,现在高楼大厦也建到这里来了。听爸的,没错。望着爸那不容置疑的目光,我服从了。

命运之神左右了我

2001年7月,我终于拿到了土木工程系本科毕业证。揣着爸卖菜换来的钱,我踏上了去深圳的路。我想,我要好好大干一场。爸辛苦了大半辈子,把我养大了,该享享福了。然而,到了深圳许久,我仍找不到满意的工作,无奈,只得先在一家小住宅公司安顿下来。我想,等有了更多的实践经验后,不愁进不了高薪的大公司。

就在这样一个十来个人的小公司,我也是学历最低的一个。进公司后我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不论谁杯子里没水了都叫我帮他倒。我一个本科生,就这样被他们呼来唤去,简直就像一个打杂的。手里拿着几个只能糊口的工资,我想,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出息?拿什么去孝敬爸?想到学别的专业的同学事业都已有了起色,我开始埋怨当初硬让我学建筑的爸,一气之下,胡乱给爸写了一封信,发泄满腹的怨言。信发出后,我又后悔了。爸只是一个菜农,能懂什么呢?他只是看到城里高楼一天比一天多,凭印象觉得学建筑好而已。他这也是为我好,错就错在我的盲从。

爸回信了,叫我不要太着急,要慢慢来,说旧社会学徒也得三年才出师。还肯定地说:我的志儿一定会有出息的。爸虽不能帮我什么忙,但是他的鼓励,让颓废的我有了一点信心。

也许是托了爸的吉言,不到半个月,我竟时来运转。那是2002年3月,荣成公司表示愿意与我们合作。荣成公司在深圳建筑界是大公司,我们老总几次攀附都遭冷遇,没想到这次对方主动找上门来。老板欣喜若狂,见人就说,我们就要发达了。而更让我高兴的是,老板竟点名让我在洽谈会上发言,要知道,在以往只有高级工程师才有资格发言。我既惊又喜,这是我展示自己的机会啊。会上,我结合古今中外建筑,滔滔不绝地阐述着对这个工程的设想,言毕,自我感觉良好。没想到一散会,老板就把我叫去大骂了一通:叫你发言是荣成方面的要求,他们想看看我新聘的人是干什么吃的,要是他们认为我连聘个人都聘不好,还会跟我合作吗?你胡言乱语什么?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就差到了这个份儿上?我顶撞他说:不至于吧?老板更是生气: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是这次合作吹了,你就给我滚蛋!

我又有些害怕了,离开这里再上哪儿去找工作?也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最终荣成方面竟同意合作,而且,我的发言还得到了对方的肯定,荣成的人事部长竟很客气地请我加盟。我兴奋得跳了起来,去这样一个大公司,是任何一个学建筑的人的梦想,真是天降好运于我啊。

突然间又冒出一个父亲

来到荣成公司后,人事部长立刻让我去工地。我是搞专业的,凭什么又叫我去打杂?我说,我到现在还没绘过一张图纸,学业都快荒废了,让我到设计部吧。他说:你目睹过一项工程建设的全过程吗?没有吧?那你怎么能确保一项工程的完美呢?无奈,我只能去工地。

在工地三个月,我亲历了一幢大楼从打桩到竣工,学到了不少东西。8月某天,公司老总向雄把我叫了去,面试后把我调到设计部任副主任。我的月薪也涨到了4000元。我终于有条件报答爸的养育之恩了。我想照此下去,很快,爸就再也不用风霜雨雪辛辛苦苦地种菜了。

10月,我接到老家邻居的电话,说我爸病倒了。我心急火燎去向人事部长请假,可得到的回答是,我请假必须得由老总向雄点头。我莫名其妙,大家都按制度办,我怎么就得由老总批?无奈,我只得向向总请假。向总见到我很热情,但当我说出要请假时,他就一下子板了脸说,非得去吗?寄点钱去不行吗?时间就是金钱,年轻时光耽搁不起。我说,我就这么一个爸,我都快急死了,一定要回去,请您批准。最后,向总冷冷地说:四天,快去快回。

我头一次对向总产生了反感,他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难道生意人都是这样?

爸得的是重感冒。医生说,你爸由于长期劳累,加上营养不良,导致体质太差,以后稍有不慎便会患病。是啊,爸种菜本就赚不到多少钱,为了供我上大学,只好从自己身上省,他怎么会有好的体质?可我又不能留在爸的身边,我的事业刚有了起色,不能半途而废。我只能带爸去深圳。可爸说什么也不去,说你不要惦记着,这小毛病就像是身上的痒痒,大不了。可我怎么放心得下?无奈,我只好使出最后一招将爸的军说:你不去深圳我也不去了,你忍心让你儿子放弃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事业吗?爸生气地说:志儿,够了。你不是我儿子。这下你满意了吧?我长这么大,从没见爸对我发这么大的火。望着爸,我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我赶忙说,爸,是儿不孝,儿做错了什么,你打你骂都行,可不能这样啊!谁知爸竟长叹了一口气,对我说:志儿,你也大了,也该知道你的身世了,你真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不过在我说出谁是你的亲生父亲之前,你得答应我,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不能记恨他,否则我就不告诉你。看着爸异常痛苦的神情,我知道爸不是在开玩笑。我的心几乎一下子停跳了,这简直令人难以相信,眼前这个把一切都给了我的爸居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许久,愕然不已的我才对爸点点头。

爸说出了一句令我终生难忘的话,荣成公司的老总向雄才是我的亲生父亲。

原来,爸和向雄都不是南昌人,爸的老家在江西上饶,向雄则生在大都市上海。向雄是随父下放到爸的老家的,并与爸结成了好友。后来,爸与向雄同时爱上一个女孩,这女孩就是我的生身母亲。本分木讷的爸由于不知如何向母亲示爱,结果母亲嫁给了抢先一步的向雄。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我时,向雄正忙着办理回城手续。母亲天天向往着能跟向雄一起去大上海,可向雄却说他回城后要先准备高考,许诺考上大学后再来接她。谁知向雄如愿以偿考上大学后,却再也没与母亲联系。母亲在日复一日的企盼中病倒了。绝望之时,爸来到母亲身边,为她抓药熬药,端茶送饭。当然这一切都没能挽救母亲。母亲在望穿秋水哭干眼泪后永远闭上了双眼。临终前,她对爸说:求你好好照顾我的志儿,一定要让他上大学、有出息。由于在乡下没爹没妈的孩子常受欺负,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爸抱着我来到当时还很荒凉的南昌北部开荒种菜。从此,他把对母亲的爱全部倾注在了我身上。讲完这一切后爸对我说:“我一直都很关注你生父的下落,原本是想找到他后报复他,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觉得这种仇恨已经没有意义了。后来在电视上得知他在深圳搞房地产,想到现在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才叫你学建筑,想的是将来他也许能帮你一把,毕竟你是他的亲生儿子。看到你为工作发愁时,我给向雄打了电话。“自然,后来我命运中的戏剧性变化都是向雄一手安排的。

虽然我知道向雄是我生父,可还是不能容忍他对妈的背叛,他不仅毁了妈的一生,让我一生没享受过母爱,还使得爸为了我一生未娶。爸看到我怨恨的表情,说:“志儿,我不许你这样,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况他还是你生父。当年大城市来的人,娶了农村老婆又离了的也不是他一个。你父亲很喜欢你,我当时在电话里告诉他你的情况时,他兴奋得迫不及待想见到你。他再婚后妻子没生一儿半女。志儿你记住,你要是不理你生父,爸也从此不理你了。“

多么可敬的爸!我对爸说,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去深圳,否则我也不去了,永远不见我的亲生父亲。你一个人待在南昌我不放心啊。爸无可奈何,只好随我来到了深圳。

向千万资产说拜拜,我懂得生命之重是什么回到深圳,我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没有对向雄捅破那层窗户纸,更没有因自己突然有了一个富翁父亲而感到有什么特别。

不久向雄把我叫去,询问了我的近况后说,好好干,将来大有前途。说着他话题一转,问:你父亲生病了,家里没人照顾吗?我见他明知故问,没回答。他继续说:你现在的薪水够请个保姆照顾你父亲吗?我依然不语,想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他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你是一块好材料,可不能被家事耽误了。这样吧,我先借给你10万块钱,请两个保姆照料你父亲。听到他毫无人性的话,想到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我热血直涌脑门,顶撞说:要是你老了病了你儿子对你不闻不问,你会怎么想?向雄霍地站起身,脸上青筋暴起:你怎么敢这样跟你的老板说话?我也火了,说:因为我是一个从小就被父亲无情抛弃的人!这话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他没想到父子会在这种情况下挑明关系,沉默了很久说:我很后悔以前的事,可事情已经过去,再也无法挽回。现在我要补偿你,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说着他流出了眼泪。看到向雄痛心疾首的样子,想到爸交代我的话,我又有些后悔出言戳到了他的最痛处。向雄见我低下头,说:走,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